2012年

2020-08-04 10:37

派意特是湖南一家以定制职业装起家的服装企业,“我们在零售市场上没有优势,与其短兵相接,不如各取所长。”派意特副总经理陈秀玲介绍,2012年,派意特在湖南开了三家服装定制店,接下来还会启动快速定制,“公司储备了1000多万个人的版型,以后定制衬衫最快30分钟就能出货。”

对于湖南的服装企业来说,深处内地而导致的材料、人才双重缺乏,让他们在艰难前行之时,不忘开辟新的道路。

他说,针脚怎么缝,布料怎么裁,都得从学徒式的教育开始。

谭间从事服装行业23年,在他看来,服装定制不容许存在1毫米的误差。

谭间说服装定制可以让人“上瘾”,穿惯了定制服之后,再去购买成品衣,总会出现各种不满意的地方。

这是一个苦差事

个人工作室试水长沙

1998年,谭间当时还在厦门宝姿。“一天领导通知我去酒店量尺寸,并没有说给谁量。”谭间回忆道。

1991年,谭间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,之后一直在这个行业摸索前行。他认为在湖南的服装行业,目前能与之媲美的设计师只有3个人。

定制上瘾湖南人“不差钱”

在国外的定制,他们会为每位客人记录量体数据、布料材质,然后终生保存。在他们看来,真正的高级定制服务,是一个懂行的客人和出色的剪裁师合力完成的。

圣得西和忘不了也于去年正式启动定制模式。

近两年,定制服装开始在长沙等地流行起来,而湖南的服装企业也很早看到了其中的商机,商界大佬、政界要人都是他们的目标群体。

谭间说,经验与看人的功力是做高端定制的关键点。就连最基本的量尺寸,年轻人和老技师量出来的结果都会有差别。

谭间说,这些年,湖南人对西装的追求从厚、重、挺向轻、薄、挺转移了。“面料越薄,意味着做工的难度就越大。”谭间说,一件好的西装,每个部位都应该是饱满且有圆弧的,不应该出现褶皱的。

“懂行的客人往往扫一眼就能看出一件西装好不好,是定制还是成衣。”谭间说,“他们来定制,并非完全追求新款式,而是为了能够合身、得体。”

“工作室已投入15万元左右,现在是盈利状态。”郭卿说,没有市场宣传,只通过微信朋友圈推广。

去年10月份,郭卿、杨杨、于玲三个女生在长沙开了一家个人工作室,主做女装。杨杨在法国学习服装设计,由她负责产品的成衣设计,于玲负责产品开发,郭卿负责销售。

顾客定制的要求精确到1毫米

谭间的徒弟们首先学的是如何把一条线缝直,“你看一个人缝线的手势,就能分辨出他是不是行家。”

近年来湘人对服装版型由宽松向修身转变,面料转向轻、薄、挺

郭卿介绍,现在长沙这样的工作室已经有3家左右,都是近两年发展起来的。

2000年,谭间回到了湖南,仍然不停地上门量尺寸、设计版型。他说不仅要把尺寸量准,还要和客户进行沟通,然后去想:这样的身材、这样的身份,要找哪样的布料、找哪个裁缝能做得好。

“私人定制的确是未来的发展趋势,”忘不了服饰的执行董事刘佳玫说,这些年湖南人对服装版型由宽松向修身转变了,人们对合身度的要求越来越高,有时要精确到1厘米的差距,这是成品服装无法做到的。

郭卿说,店里的服装价格相比商场更便宜,裙子在300-700元之间,大衣1000元左右。“面料、合身度却是商场的成品衣无法比的。”郭卿说,“我们可以根据顾客的身材状况来扬长避短。”

据了解,在谭间所在的定制会所有位长沙的商人,3个月的时间就在店里消费了40万元,这个数字让店里的一位香港设计师瞠目结舌:“湖南人在着装上真是舍得花钱。”

不容许1毫米误差

所以,店里的服饰顾问从来不在乎进店定制衣服客人的数量,他们在乎的是每一单的数额。

观察

给吴仪定制衣服的服装设计师、打板师谭间:

给吴仪定制衣服

如今,湖南多位商界名流、政界要人的服装都经他之手。在谭间的脑子里,装满了各种规则:湖南很多人士个子不高却肚子大,腹部转移做得不好下摆就容易翘;政界人士的西装定制与商务人士不同,他们希望肩与翻领做得更宽一些;有些女士喜欢比正常尺寸大一个号码的西装,而有些人哪怕三围已经很“丰满”了,也要“有胸有腰有屁股”的衣服……

所以,为了“合身”到每1毫米,一套西装至少要耗费一个月才能完成,在此期间,客人要进行好几次试穿。

“很多从服装设计专业出来的学生连针都不会拿,现在只有通过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慢慢改进。”谭间这些年已经手把手带了20个徒弟,其中湖南有5个。

4月3日,长沙市芙蓉中路松桂园段一服装定制机构,服装设计师谭间正在给顾客量身材。 记者 田超 摄

“过了五道门,进去的时候只能携带皮尺。”谭间说,进门后才发现是时任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吴仪,“第一次给政要量衣服,手都在发抖。”

4月9日,记者从派意特、圣得西、忘不了等服饰企业了解到,当传统的战略模式无法与那些知名大企业抗衡之时,他们根据自身的优势,逐步涉及服装高端定制领域。

定制服装的精细之处就在于,即使是每一粒纽扣,也会经过计算来确定出最佳的位置,这就对设计师本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经过谭间之手的西装价格,每套在几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。如今,高端男装定制主要服务“有钱人”,尤其是做地产生意的商人。

谭间会给他的徒弟在一块布上画十道直线,每条线长35厘米,每一针的间距只能是3毫米,不能多,也不能少,线路更加不能弯。“画线走针,然后把线擦掉再缝,这样的过程要循环无数次。”谭间说,这里没有捷径,除了吃苦就是吃苦。

谭间目前是湖南资历最深的服装设计师之一。

湘派服饰进入定制模式

在谭间所在的定制店,最便宜的一套西装是5800元,最贵的没有上限。他说老顾客往往会明确地提出自己的需求。比如,当手自然下垂时,西装袖口的位置应该在哪,下摆应该在手的什么位置,这一毫米都不能偏差;品牌logo绝不允许出现在衣服的显眼处,顶多缝在内衬里;他们更喜欢在内衬里缝上自己的名字。

不仅如此,近两年,服装设计师们开的工作室也遍布长沙大街小巷,在他们看来,人们在追求时尚的同时,更加注重服饰的个性化。

他说有位顾客希望西装袖口露出衬衫8毫米,“这个1毫米的误差都不能有,不然一套几万元的西装就打水漂了。”

“定制”一词起源于英国伦敦萨维尔街。丘吉尔、杜鲁门、迈克尔·杰克逊、奥黛莉·赫本……随便走进萨维尔街的一家店,这样的名字都能装一筐。这些人定做服装并不追求品牌,他们更看重的是裁剪师对自己风格与身材的了解。

在长沙,服装设计师、打板师谭间虽不及萨维尔街的老裁缝有名,但是,湖南的商界名流、政界要人的服装多数经他之手。早在1998年,他还给时任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、党组书记吴仪定做过衣服。

在湖南,除了大牌服装企业进驻定制领域之外,在长沙市场上,热衷服装设计的青年们也开始建立自己的服装工作室。